晓关新闻网

晓关新闻网>旅游>浩博娱乐·国际 短视频分流政策黑天鹅盘旋 映客冲击港股胜算多大?
阅读量:2103

浩博娱乐·国际 短视频分流政策黑天鹅盘旋 映客冲击港股胜算多大? 娱乐

医生为安抚小患者自扎一针 孩子在作文里赞医生是“最敬佩的人”

浩博娱乐·国际 短视频分流政策黑天鹅盘旋 映客冲击港股胜算多大?

浩博娱乐·国际,以秀场直播为呈现形式,通过粉丝打赏分成完成正向现金流的映客,正处在一个被不同对手轮番挑战的窗口,部分没有耐心的早期投资者已提前离场

文 |《投资时报》记者  王宏

“这个不错”。2015年12月4日,正躺在沙发上玩手机的周亚辉给一位推荐项目的朋友只回了四个字。3天后,这位昆仑万维(300418.SZ)老板如愿拿到18%股权。

没错,说的正是映客。你或许可以不喜欢周的张扬乃至口无遮拦,就像他在自己染指的趣店(NYSE:QD)赴美上市后那番言辞和作为,但你不得不承认,这位网游起家的新派资本大佬,有着他独到的嗅觉,而这份天赋很可能再让他斩获一次不错的投资收益。

就在映客身上。

据《投资时报》记者了解,已实现正向现金流的直播行业目前正在密集筹备IPO事宜。进入2018年以来,湖南映客互娱网络信息有限公司(下称“映客”)率先提交赴港上市招股书。紧随其后,虎牙打算赴美上市,而斗鱼和花椒也于近期陆续爆出即将IPO的消息。

周亚辉果真又要“大赚一票”?暂时还无法下定论。事实上在各直播平台争先恐后冲向资本市场的背后,是来自于短视频应用的威胁和行业红利的快速消退。

如果说各路明星亲自出镜让直播平台在2016年大火一把,那么喜新厌旧的风口已经在2017年迅速转移到短视频上。不管是来自快手上的社会摇,还是抖音上的海草舞,超高的话题讨论度让后者迅速取代直播软件成为资本宠儿。

估值就能说明问题。近日发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胡润大中华区独角兽指数排行榜》显示,主打短视频的快手估值高达1000亿元,游戏直播应用的斗鱼、虎牙估值分别为200亿元和100亿元。至于主打秀场直播的映客,仅70亿元。

再来看看短视频和直播平台各自的流量数据。来自易观千帆的统计表明,截至2017年12月,映客的月活用户为2520万;斗鱼的月活用户为1815万。转年至2018年2月,快手的月活用户为2.19亿人次,而火山小视频和抖音的月活用户分别为1.4亿和0.98亿人次。两相对比,短视频的体量显然更大。

业内人士表示,短视频人群与直播粉丝高度重叠,且前者的受众更广,直播平台无论用户和收入正被迅速分流。

倒也不全是坏消息。相较于短视频,目前只有直播平台探索出能将流量变现的商业模式——即通过分成粉丝给主播的打赏来实现盈利。即使是号称“流量收割机”快手,其当前的盈利方式也是通过直播实现的。

周亚辉该为自己的先见之明骄傲吗?未见得!

来自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未来直播市场规模增速将呈断崖式下跌,从2016年最高时的180.1%下降到2019年31.2%。对于曾经的头部玩家映客而言,流量流失带来的焦虑感正在折磨着投资人。

在曾经直播吃饭都有人打赏的红利期过后,抱着“好奇”和“猎奇”心理而来的用户逐渐消失已成事实,再加上针对直播行业愈加严厉的监管形势,所谓拥有盈利模式的映客的日子愈发不好过。据其提供的招股书显示,2016年以及2017年公司来源于直播业务的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达到98%以上。而现在,它是无比的脆弱。

尽快上岸已是当务之急。在此次赴港上市前,映客就曾试图通过与宣亚国际(300612.SZ)重组实现A股上市,但最终于2017年12月15日宣告失败。有市场人士是时评论称这场蛇吞象式的并购,实际上是资本和创始团队试图套现离场的一次冒险。不过作为资本老手周亚辉们自然不会轻言失败,转道港股就是第二方案。

就直播业务当前面临的风险以及未来战略问题,《投资时报》记者日前致电并发送采访提纲至映客互娱董秘办,截至发稿日并未收到回复。

放缓的流量增长

“33亿分钟的直播时长,127亿次的浏览总次数,逾78亿条互动信息,2.038亿次社交媒体分享,”招股书中看似宏大的数据并不足够支撑起映客创始人奉佑生曾经的希冀——“成为继微信、微博之后第三代社交平台”。

一个明显的信号,出现在活跃用户数量和付费用户数量两项关键指标上。招股书显示,在2016年第三、四季度,映客平均每月活跃用户数量分别为2979.8万和3000.6万,但到了2017年便显著下沉,四个季度的月活数在2212.4万到2518.4万之间。其中2017年第四季的的月活数同比下降接近两成。

同样下降的还有每月付费用户数量。除了第一季度外,2016年映客的月均付费用户均保持在256万人左右,但进入2017年便一路下滑,四个季度的月均付费用户数量分别为182.4万、103.3万、61万和65.2万。

关键数据泡沫破裂的背后,是映客方面如何获取持续流量的困扰。作为一个流量消耗型产品,大多数直播平台都需要不断投放渠道来获取新增流量。据招股书显示,在2016年该公司用于销售及推广的开支高达7.05亿元。与花椒、一直播这样可以依靠360和微博导流的直播平台,以及斗鱼、虎牙这样有腾讯不惜资金加持的直播平台相比,映客既不存在BAT顶部流量的导入,也缺少外部资本源源不断支持。

某种意义上,映客最大的长板在于它的先发优势,而颠覆性或迭代性产品的凶猛上线,则让它既无“友军”支援,又无力如滴滴、美团一般自成资金池的短板暴露无遗。

直播业务掉头难

“截至2017年年末,映客用户中月收入过万的用户比例达到了35%,来自于一二线城市的用户比例达到57.4%,超过半数来自于主要城市,”通过在招股书中描述的用户画像,映客正力图摆脱人们传统印象中直播用户的形象。

但收入来源就能说明一切。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映客分别实现营业收入0.29亿元、43.35亿元和39.41亿元,其中来源于直播业务的收入占比分别达到94.6%、99.8%和99.4%。广告业务于2016年开始上线,但该部分收入占总收入比重迄今仍不足1%。

以秀场直播为主要商业模式,注定了映客护城河的宽度。就像作家韩松林曾经的评价:“既不给文明增量,也不给经济增量,只是用相互消费来挨过暗淡时光”。然而,对于屡屡登上负面头条的直播,更加严峻的监管形势才是它的黑天鹅。

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国家相关部门陆续就直播行业出台了超过11项监管法规进行整顿,并且还有着更加严格的趋势。仅2018年前四个月,相关部门就已进行了三次大规模整顿行动。而至2018年4月底,文化部还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网络表演市场专项规范整治行动。

无论是直播还是派生而来的短视频,现在更像是一对难兄难弟。一边他们要克服为争取流量所激发尝试挑战政策底线的冲动;另一边,他们还得尽快找到更好、更健康也更安全的收入来源。比如,移动端广告。

就像映客在招股书中画的蛋糕一样,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近期报告,中国移动广告市场规模由2012年的50亿元增加至2017年的1689亿元,复合增长率达到102.2%。这种增长趋势未来还将进一步持续,并在2022年达5983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28.4%。

通过移动广告将流量变现显然比打赏获得的收入更具备可持续性。快手创始人宿华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快手平台有三种变现模式,按重要程度排序分别为信息流、粉丝头条和直播。”所谓信息流,即通过大数据算法,基于用户的兴趣分析投放不同的广告。实际上,信息流广告是最适合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广告形式。

不过对于映客,面对广告收入占比不足1%的收入结构,想要转型显非易事。

有些资本已经没有耐心。就在映客上市前,部分早期投资者选择提前离场。2017年12月底,芒果文创将其持有的所有股权以6000万元的对价转让给长兴盛钜。今年1月,嘉兴光联又将其持有的部分股权以718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驰誉投资。

周亚辉当然不会大撤退。只是,要想听到香港投资者也来一句“这个不错”,他还得有足够的运气。




2020-01-11 12:30:58

© Copyright 2018-2019 eukab.com 晓关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